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发布厅
安徽省法院司法救助工作新闻发布会
作者:   发布时间:2016-6-22 16:19:14    阅读次数: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石德和

  (2016年6月8日)

  新闻界的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很高兴向大家发布2014年以来全省法院司法救助工作开展情况。长期以来,新闻媒体关注、理解和支持人民法院各项工作,注重正面宣传引导,积极传播司法正能量,借此机会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

  大家知道,国家设立司法救助制度的基本出发点,是要加强对涉法涉诉困难群众的关怀和保护。对符合条件的刑事案件被害人及其亲属给予司法救助,既是帮助因受到犯罪行为侵害的被害人及其亲属解决生活等困难,也是对其精神上因犯罪行为所受伤害的进一步抚慰,同时也因能部分缓解或化解矛盾纠纷,从而有助于国家关于控制和限制死刑适用刑事政策的贯彻实施;对符合条件的民事案件原告或已进入执行程序案件的申请执行人给予司法救助,既是救急救难,也是国家履行管理职责、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需要;另从司法实践看,对符合条件的部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当事人,给予适当司法救助,也确实起到了很好的化解矛盾纠纷、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作用。因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司法救助工作是法治国家尊重保障人权,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方式,也是一项“一头连着百姓疾苦、一头系着司法关爱”的重要民心工程。

  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的决策部署,中央政法委、最高法院及其他中央部委狠抓司法救助贯彻落实工作,将司法救助的内涵从诉讼费用的缓、减、免扩展至刑事诉讼、民事诉讼、执行、涉诉信访等领域,为司法救助工作的法治化进一步奠定了坚实基础。目前,司法救助制度已在全国基本建立并初见成效,各地法院通过司法救助,解决了许多因遭受犯罪侵害或民事侵权等无法获得有效救济、生活困难当事人的燃眉之急。下面,我就2014年以来我省各级法院司法救助工作的基本情况、具体做法以及下一步工作打算等作个通报。

  一、全省法院司法救助工作基本情况

  近年来,全省各级法院认真落实中央和省委关于司法救助工作的部署要求,将司法救助工作作为贯彻党的方针政策,作为司法为民、解决群众困难,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及时化解信访难题的重要举措,积极、稳妥、有序推进,取得了显著成效。

  (一)以上率下,构建完善司法救助工作新机制。省高院党组高度重视司法救助工作,成立了以党组书记、院长张坚为组长的国家司法救助工作领导小组,并设立司法救助工作办公室,负责日常具体事务。司法救助工作领导小组认真部署和实施全省法院的司法救助工作。2014年8月26日,省高院根据省委政法委《关于建立完善国家司法救助制度的实施意见》(皖政法〔2014〕26号,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的规定,结合工作实际,制定了《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国家司法救助工作暂行办法》(皖高法〔2014〕327号,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对司法救助的范围、标准、流程、监管等问题作了明确规定,规范了审查程序,为全省法院开展司法救助工作提供了遵循和指导。各市中院和基层法院也均安排专人负责司法救助工作,并明确了三级法院之间沟通衔接程序,形成了全省三级法院各负其责,“一盘棋”整体推进工作的新机制。

  (二)救贫扶困,积极开展多件多人次司法救助工作。全省法院在司法救助工作中,把救助重点放在人身权利受到重大侵害、生活陷入困境确需救助以及具有较大社会影响的案件上。2015年,我省三级法院共对1823件案件计2172人实施了司法救助,救助金额3602.26万元。其中省高院对39件案件共72人给予司法救助458.75万元,全省16个中级法院共对91件案件计106人给予司法救助563.67万元,基层法院共对1693件案件计1994人给予司法救助2579.84万元。

  (三)为民解忧,强化法律援助和诉讼费缓减免工作。为便于困难当事人及时申请法律援助,全省各级法院在强力推进诉讼服务中心建设过程中,普遍设立了法律援助工作站或相应服务窗口,以便各级司法行政部门快捷高效地处理困难当事人的法律援助事宜。加大诉讼费缓减免工作力度,2015年全省法院审查批准缓减免收诉讼费案件12935件,共计金额7631.3万元。其中:免交案件2650件,金额262.55万元;减交案件40件,金额16.02万元;缓交案件10245件,金额7352.73万元。值得说明的是,上述批准缓减免交诉讼费的当事人,大多获得了各级司法行政部门不同形式的法律援助。

  二、我省法院司法救助工作具体做法

  (一)遵循公正、公平、合理、及时的原则。全省各级法院对在刑事、民事、行政诉讼以及国家赔偿和执行等程序中因合法权益遭受损害陷入生活困难,且无法获得及时有效赔偿的申请救助人(仅自然人,不包括法人或其他组织),及时实施公正、公平、合理的辅助性救助。实施司法救助的刑事、民事案件,主要包括被害人或受害人受到被告人或被告的犯罪或侵权行为侵害导致死亡,依靠其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近亲属无法获得赔偿;被害人或原告人重伤、严重残疾或者危及生命,急需救治,无力承担医疗救治费用;原告财产遭受重大损失,无法获得赔偿,造成生活困难等情形。因时间关系,这里仅列举两件典型案件。

  一是合肥市王某家属申请司法救助案。这是一起社会影响很大的故意杀人案,多家媒体都曾报道过。2010年3月8日,我省某剧团演员王某在合肥市芜湖路被夏某持刀杀死,案经合肥中院审判,被告人夏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某家属经济损失计人民币43万余元。2011年8月,本案民事赔偿部分立案执行,合肥中院经对被执行人夏某的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案件未能有效执行。王某被害后,其家庭失去经济支柱,近亲属生活极其困难。2013年,考虑到其家庭生活困难,合肥中院经向市委政法委汇报后,对某家属救助4万元。2015年5月,王某家属提出司法救助申请,合肥中院上报省高院,省高院根据案件情况和申请救助人的生活现状,经研究决定对王某的家属给予司法救助15万元。

  二是宿州市马某申请司法救助案。2013年4月18日,被告人耿某在宿州市埇桥区多处故意放火、造成多人财物被烧毁。其中马某的杂货店火势蔓延到屋内,导致马某妻子和女儿被当场烧死,店内杂货被烧毁。案经审判,被告人耿某犯放火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限制减刑。马某本人患哮喘病多年,身体虚弱,一家人平时仅依靠经营杂货店收入作为生活来源,因妻子和小女儿被烧死,多年经营及财产积累付之一炬,生活难以为继。马某向法院申请司法救助,省高院经研究,决定对马某给予司法救助15万元。

  我省法院在司法救助实践中,根据申请人实际遭受的损害结果、申请人及家庭的经济情况、申请人维持基本生活水平所必须的最低支出、加害人及其他赔偿义务人实际赔偿情况及赔偿能力等因素,综合研判并实施救助。对同一案件的同一申请人原则上只给予一次救助,救助款可根据实际情况一次或者分期发放。对于能够通过诉讼获得赔偿、补偿的,一般通过诉讼途径解决。此外,在《暂行办法》中,还将申请人本人是否有过错及其过错程度,纳入是否给予救助的条件一并审查考虑。对申请人在案件发生中有重大过错的;无正当理由,拒绝配合查明犯罪事实的;故意作虚假陈述或者伪造证据,妨害刑事诉讼的;在诉讼中主动放弃民事赔偿请求或拒绝加害责任人及其近亲属赔偿的;生活困难非案件原因所导致的;执行标的额已全部执行到位的;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措施,已经得到合理补偿、救助的;不同意放弃无理诉求坚持上访或者违法上访,或已获得救助同意不再申诉上访后,无正当理由又继续缠诉缠访的;因违法上访被治安处罚或刑事处罚等情形,一般不予救助。

  (二)以救助效果为导向,三级法院注重形成工作合力。省高院实施司法救助虽原则上以审理的一审、二审、再审、复查案件以及立案执行的案件为主,以中院上报的为辅,但中基层法院对涉及跨地区的案件以及疑难复杂、救助数额较大的案件,可层报省高院协调相关中级法院及基层法院共同实施救助。在省高院2015年43件司法救助案件中,由各中级法院申报的案件共有21件,占比48.8%。不仅如此,我们还开创性地与外省法院共同对申请人实施司法救助,这是一件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申请救助人邓某是贵州省贵阳市居民,2010年因交通事故导致瘫痪一级伤残。案经审判,第三人保险公司和被告张某、刘某共赔偿邓某30余万元。2012年12月,贵阳市南明区法院将案件委托宿州市埇桥区法院执行,执行法院经调查未发现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邓某先后向两省人大及省委领导求助,2015年8月,邓某向法院提出司法救助申请,贵州省高院派人专程来皖协调此案,两地高院经协商达成共识,共同对申请人邓某实施司法救助,其中安徽高院对邓某给予司法救助8万元。

  从司法救助案件的类别看,刑事案件所占比例较大,以省高院2015年办理的43件司法救助案件为例,共实施司法救助金额达458.75万元,其中刑事案件26件,占60.5%,救助金额320.75万元,占总救助金额的69.9%。在这里,我向大家列举两件刑事被害人及家属申请司法救助的案件:

  一是宿松县胡某、汪某申请司法救助案。2013年5月,宿松县10岁男孩胡某被洪某杀害,案经最高法院核准对被告人洪某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被告人亲属未进行赔偿,胡某、汪某二人原以摆摊维持生活,汪某失去儿子后因伤心过度精神失常,疾病缠身,医治困难,做手术花光了所有积蓄,现生活非常困难,向法院申请司法救助。省高院根据案件的实际情况,决定对申请人胡某、汪某两人共给予司法救助12万元。

  二是桐城市朱某及子女申请司法救助案。2013年12月19日,赵某乘坐被害人孙某驾驶的电动车,行驶中二人摔入河道。赵某怕有人以后找其麻烦,遂拿河边的石头砸击孙某的头部,致孙某滚落水中溺死。案经审判被告人赵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孙某是家庭经济支柱,其妻子朱某系聋哑人,其子尚在上学,其女辍学在家,均没有经济收入。被告人的亲属虽然代为赔偿了部分经济损失,但无法改变孙某被害后家属生活极其困难的状况。朱某及子女向法院申请司法救助,省高院经研究,决定对朱某及子女共给予司法救助15万元。

  在申请司法救助的案件中,已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占有较大的比例,如省高院2015年办理的43件司法救助案件中,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有18件,占41.7%,共救助金额227万元,占总救助金额458.75万元的49.5%。在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中,涉及对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实施救助的案件又占有一定的比例,在省高院2015年办理的43件司法救助案件中,涉及对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给予救助的案件有7件,救助金额达79万元。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救助对象主要是指因被执行人死亡、逃逸或无履行能力,造成生活困难、确需救助的申请执行人或与案件执行标的相关的利害关系人,孤寡老人、孤儿或无固定生活来源的残疾人以及国家规定的优抚对象因执行不到位申请救助的,我们优先考虑实施司法救助。这里列举两个案例:

  一是安庆市潘某申请司法救助案。这是一起影响较大的因故意伤害引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受害人潘某2012年被陈某下毒导致一级伤残,经鉴定为植物人状态,。该案经依法审判,被告人陈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无期徒刑,附带民事赔偿103余万元。因陈某在服刑,法院在执行中经调查未发现任何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被害人潘某又正住院治疗,需花费巨额的医疗、护理费用,为减轻其家庭经济压力,安庆中院自筹了执行救助资金2万元,并帮助从民政部门申请了5千元困难救助,从妇联争取到2千元救助金,从潘某所在单位落实了1万元救助金,但仍难以解决潘某的医护费用和生活困难。2015年2月,潘某的母亲申请司法救助,安庆中院向市委政法委汇报、积极争取有关部门的支持,因市级救助资金有限,安庆中院向省高院申请解决部分救助资金。省高院立即研究并作出决定,为此案解决司法救助资金15万元,与安庆市有关部门共同实施救助,以使受害人潘某得到及时治疗,帮助其家庭走出困境。

  二是肥东县鲁某申请司法救助案。鲁某在2007年因车祸被撞成重伤,呈植物人状态,生活不能自理。案经法院依法判决,被告萧县某汽车运输有限公司、车主沈某、驾驶员王某连带赔偿鲁某155万余元。该案进入执行程序后,车主逃逸下落不明、驾驶员没有赔偿能力,汽车运输公司每年只能给付1万元赔偿款。鲁某家庭因治疗举债累累,生活极端困难,其父母请求法院予以司法救助,省高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经研究决定对申请救助人鲁某及家属给予司法救助16万元。

  此外,对涉法涉诉信访诉求具有一定合理性,但通过诉讼或者执行途径难以解决,信访人生活确有困难,愿意接受国家司法救助后息诉息访的,我们在实践中也予以适当考虑,以发挥司法救助的救急救难和息诉息访的二元功能。

  (三)规范司法救助审批流程,强化监督环节。在司法救助办理流程上,《暂行办法》坚持以当事人申请为主和以依职权启动为辅,明确规定了告知、申请、审查、领导小组研究审批、申领、财务部门核拨发放、备案程序。案件承办部门在办案过程中,对符合救助条件的当事人,告知其有权提出救助申请。当事人申请救助时须提交生效法律文书、有效身份证明、实际损害后果证明、申请人及家庭成员生活困难证明等材料。另外,对涉法涉诉信访人申请救助的,除提供以上材料外,还须提供息诉息访的书面承诺。在司法救助工作中,我们严格遵守上述规定,如省高院办理的陈某因交通事故责任纠纷申请司法救助一案,中院未对县法院的救助意见进行审查即上报省高院,省高院经研究认为不符合审查程序,未同意实施司法救助,将案件退交中院审查处理。在省高院2015年办理的43件司法救助案件中,有4件因审查程序不全、裁判文书送达等原因,未批准实施司法救助。

  省高院一直高度重视司法救助工作的监督环节,严格落实监督责任。《暂行办法》明确了对救助资金、救助工作人员、其他相关人员、申请救助人的监督措施。规定承办部门由2名工作人员作为经办人员负责办理发放救助资金手续,经办人员和申请人必须在《司法救助资金发放记录表》上签字确认。对于因被执行人没有履行能力而给予司法救助的进入执行程序的案件,待案件具备执行条件后,规定要及时恢复执行并加大执行力度,执行到案款的,司法救助款项要扣还至救助资金账户。对隐瞒事实、弄虚作假骗取救助的,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相应责任。

  在救助标准上,《暂行办法》规定以我省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准,一般不超过36个月的工资总额。对因损失特别重大、生活特别困难,确需突破救助限额的,严格审核把关。

  (四)完善司法救助与其他社会保障制度的相互衔接机制。应该说,司法救助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一部分,必须与其他措施特别是与社会救助相配合,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事人的困难。2014年6月11日,省高院和省司法厅联合下发《关于司法救助与法律援助相互衔接的若干规定》(下称《若干规定》),尝试就保障经济确有困难的当事人依法充分行使诉讼权利,解决困难群众“打官司难”问题建立工作衔接机制。《若干规定》明确,人民法院经审查决定司法救助的,应告知当事人申请法律援助;法律援助机构决定予以法律援助的,应告知当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请司法救助。当事人依据法律援助机构准予法律援助的书面决定申请司法救助的,人民法院应当直接作出准予缓交诉讼费用的决定;当事人依据人民法院准予缓交、减交、免交诉讼费用的书面通知申请法律援助的,法律援助机构有义务直接作出准予法律援助的决定。对涉及追索赡养费、扶养费、抚育费、抚恤金、劳动报酬、养老金、社会保险金等案件,法律援助机构和人民法院应依法优先办理。为最大限度地满足困难群众的法律需求。

  三、下一步工作打算

  近年来,全省法院司法救助工作成效值得肯定,但从发展总体上看,仍然处于起步阶段,存在认识不一、经验不够、资金保障不足、缺乏统一的信息平台等困难和问题。为进一步做好司法救助工作,我们打算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一是进一步提高认识,更好地把握司法救助重点环节。全省各级法院要不断提高对司法救助工作重要性的认识,要以高度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为民意识,把司法救助作为人民法院的一项常态化工作常抓不懈。要正确把握重点环节,在立案、诉讼、执行、申诉(信访)等环节,均积极有序地开展司法救助工作。为了确保司法救助效果,人民法院要将司法救助工作重心前移,本着宜前不宜迟的原则,及时缓解陷入困境的当事人的生活困难,有效避免问题处理不及时而形成的“滚雪球”效应。

  二是多措并举,进一步拓宽司法救助经费来源。从总体看,我省法院司法救助资金不足的问题仍然普遍存在,特别是基层人民法院救助资金严重不足,经费来源也不稳定。不少经济困难的当事人难以获得及时有效的救助。全省各级人民法院要紧抓司法改革契机,积极与政府财政部门协调,在将司法救助资金列入预算的基础上,会同财政部门一同建立司法救助资金动态调整机制,并探索将法院收取的诉讼费、执行费等按适当比例返还专门作为司法救助基金。注重加强司法救助工作的宣传和引导,寻求社会的捐赠、资助,设立专项资金,拓宽司法救助资金来源。落实司法救助基金追偿和循环使用制度,构建以财政预算拨款为主的多元资金募集模式和科学、高效、廉洁的资金管理模式。

  三是解放思想,进一步完善司法救助工作机制。在司法救助实践中,仍然存在司法救助信访化的现象,个别案件当事人多次上访后予以救助,造成了“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负面导向。而信息平台的缺乏,也影响了司法救助工作的总体成效。为此,我们将探索在全省法院进一步完善统一的司法救助处理机制,畅通申请救助的渠道,真正做到让困难群众“求救有门”;创新和完善司法救助监督机制,加大司法救助流程和结果的公开力度,推行阳光司法救助;加强司法救助工作信息化建设,探索建立统一的司法救助信息平台,完善司法救助与其他社会保障措施的衔接,推动形成多元化、网络化的救助体系,提升社会救助工作整体成效。

  各位记者朋友,司法救助工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最高法院《人民法院第四个五年改革纲要(2014—2018)》,已将“推动完善司法救助制度”作为司法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做好这项工作,人民法院责无旁贷,任重道远,同时也更需要新闻媒体及社会各界一如既往的关心和支持。真诚欢迎新闻界的朋友们多提宝贵意见,并提供舆论支持,为司法救助工作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谢谢大家!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