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裁判文书 >> 刑事
刘传友故意伤害案
作者:   发布时间:2013-12-19 16:32:13    阅读次数:
 

  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3)皖刑终字第00189号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刘传友,男。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1999年2月28日被阜南县公安局决定刑事拘留(在逃),2011年12月15日到阜南县公安局投案,同日被阜南县公安局决定监视居住,2012年12月21日经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月25日被阜南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阜南县看守所。

  辩护人张万文,上海沪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安徽省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安徽省阜阳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刘传友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3年2月16日作出(2013)阜刑初字第00027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刘传友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听取辩护人意见,认为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1999年2月11日晚,被害人齐桂英与刘正宣到被告人刘传友家要拖欠的酒钱。刘传友与刘正宣发生争执、厮打,刘传友持棍击打刘正宣时,击中拉架的齐桂英的头部,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齐桂英的死因是脑挫伤。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意见、现场方位图、证人刘卫等人的证言、相关书证、被告人刘传友的供述等。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刘传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刘传友主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其积极赔偿被害人亲属的经济损失,得到被害人亲属的谅解,可酌情对其从轻处罚。依法作出如下判决:被告人刘传友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刘传友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提出:其没有伤害齐桂英的主观故意,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不构成故意伤害罪。原判定性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判决。

  经审理查明:1999年2月11日晚,被害人齐桂英与丈夫刘正宣到上诉人刘传友家要拖欠的酒钱。因言语不合,刘传友与刘正宣发生争执、厮打。刘传友手持木棍击打刘正宣时,击中拉架的齐桂英的头部,致齐桂英倒地,经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齐桂英的死因是脑挫伤。刘传友于2011年12月15日到阜南县公安局投案并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

  上述事实,有以下经庭审举证、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证据证实:

  1.公安机关出具的情况说明、案发经过,证实上诉人刘传友于2011年12月15日主动到阜南县公安局投案,如实供述了伤害齐桂英的事实。

  2.阜南县人民医院诊断证明书证实齐桂英头皮软组织挫伤、双侧颞骨骨折。

  3.阜南县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鉴定意见证实齐桂英的死因是脑挫伤。

  4.阜南县许堂乡刘岗村村委会证明证实,刘传友、齐桂英均身体正常,没有精神病状。

  5.户籍证明证实刘传友的身份情况。

  6.现场方位图证实案发现场的方位情况。

  7.证人刘正宣的证言证实:1999年2月11日晚上,他到刘传友家要欠他的28.4元酒钱。刘传友说他还欠麦种钱,并说齐桂英知道这事。他回去告知妻子齐桂英,当晚约21时许,他和齐桂英又到刘传友家,当时有刘传友、刘卫、赵如英在场。双方就争吵起来。他一手拉刘传友一手拉齐桂英讲为了这二三十块钱,别伤了两家的和气。刘传友借此说他打人了,让刘卫拿刀捅他,赵如英就把他往外推到大门口。当时,齐桂英手拿电筒走在他后面,他听到身后有手电筒落地的声音,回头看见齐桂英头朝东趴在其身后三米远左右,刘传友院子的中间位置。他没有看到是谁打的。他即喊刘传友家的邻居,又把齐桂英从地上扶那蹲着。后来齐桂英醒了,抱着头光喊头疼,没有说是谁打的。他看见她头上有个血包,不记得是她头的左边还是右边了。他和刘传友的五弟把她架到刘传业医生那治疗。随后,他们又将齐桂英转往阜南县医院抢救,医生告知齐桂英的头部受重击了,当月15日抢救无效死亡。刘传友拿的木棍有一个茶杯口粗细,大概有一米多长。

  8.证人赵如英的证言证实:1999年2月11日晚,刘正宣先来她家一趟,向丈夫刘传友要酒钱,后刘正宣走了。第二趟刘正宣和他妻子齐桂英一块来的,非要酒钱不可。刘传友讲没有钱。说着,刘传友和刘正宣就打起来了。她就拉刘正宣往外走。刘传友拿个棍去打刘正宣,被刘卫夺掉了,不知道刘传友从哪又拿个棍去打刘正宣,一下子打着拉架的齐桂英了,把齐桂英打倒在地。她将齐桂英扶到院子大门外边,齐桂英就坐在地上,旁边的邻居都来了。刘传峰和刘晓翠把齐桂英送刘传业的诊所,后来转到阜南县医院治疗。打架时,在场的就齐桂英两口子、其夫妇和儿子三口人,其他人都是打了以后才来的人。

  9.证人刘卫的证言证实:1999年2月11日下午,刘正宣妻子齐桂英到他家要酒钱。他父亲刘传友讲家里没有钱,齐桂英就说今天非得给钱,双方就抬杠。之后,齐桂英和刘正宣就打刘传友,她和母亲即将齐桂英、刘正宣及其父亲都推屋外院子里了。刘正宣在前边,他父亲在后边,他们打架,齐桂英就在中间把其父亲往里面推。当时,刘正宣从他家拿了一个木棍,被他夺掉,他父亲手里的棍也被其夺掉了。不知道他父亲又从哪拿着一个木棍和刘正宣打,在他家院子大门里边的走廊里,他父亲一棍打在齐桂英头上,齐桂英就倒在院子里的地上了。赵如英、刘晓翠把齐桂英扶起来,之后邻居们就过来了。齐桂英讲她头晕,就把她送到刘传业开的诊所治疗,后来转到阜南县人民医院,四天后齐桂英就死亡了。他父亲使用的木棍有一米多长,直径有鸡蛋或铁锹把那么粗,打了齐桂英后就扔在院子里了。当时在场的就他和父母,齐桂英夫妇。

  10.证人刘传峰的证言证实:1999年2月11日晚上10点30分,他听见胞兄刘传友的妻子赵如英与人争吵,来到刘传友家门口的大路上,看到刘卫和赵如英在门口站着,刘正宣在门口讲道理。他询问刘正宣咋回事,刘正宣说齐桂英的头是刘传友打的。他上前看见齐桂英的头顶右前角有一个大包,即让他们别说了,抓紧时间治疗。他们将齐桂英送到刘传业处治疗。

  11.证人刘涛的证言证实:案发当天晚上8点多钟,他听到外面有人争吵,到刘传友院子里,见齐桂英在井东边一点躺着,刘卫手里拿个棍要打刘正宣时被他拉住。他又把刘正宣捞到大门口,刘传友手里拿个棍要打刘正宣,被他劝住。这时,刘晓翠和刘传峰把齐桂英扶到大门口。刘传友就骂齐桂英。刘传友手里的木棍有碗口粗,是啥样的,他没看清。

  12.证人刘群的证言证实:案发当晚,齐桂英被他人送到她的诊所治疗。她看到齐桂英右边太阳穴上面一点有一个比鸡蛋大的肿块。当晚12点钟,转到阜南县人民医院治疗。刘传友和刘正宣两家没有矛盾,只是因为喝酒欠钱。

  13.证人刘晓翠的证言证实,打架时她不在场,是她和刘传峰及刘正宣将齐桂英送到刘传业诊所的。

  14.上诉人刘传友的供述证实:1999年2月11日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刘正宣到他家要酒钱。他说现在没有钱,刘正宣让他准备钱,一会儿再来。刚吃过晚饭,刘正宣和妻子齐桂英又到他家来要钱,他说没有,刘正宣不同意。为此,双方就吵起来。刘正宣用手打他的脸,他妻子赵如英和齐桂英就拉架,齐桂英把他往屋里推。赵如英把刘正宣往屋外推,刘正宣站在院子里,骂他孬。他就从屋里出来,顺手从院子里拿了一根一米多长、两三公分粗的树棍就去打刘正宣,被他儿子刘卫将树棍夺走。他转身在地上又找个一米多长、两三公分粗的棍往前乱打刘正宣,也不知打了几棍,将在他和刘正宣中间拉架的齐桂英打倒了。他害怕齐桂英家里来人打他,就逃跑了。打架现场有刘正宣、齐桂英、刘卫、赵如英和他五个人。他于2011年12月15日主动到阜南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本院认为:上诉人刘传友为琐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健康,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对刘传友及其辩护人提出没有伤害被害人的主观故意,其行为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不构成故意伤害罪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经查,刘传友在与刘正宣厮打过程中,手持木棍任意击打他人,主观上具有伤害他人故意,侵犯的直接客体是他人的身体健康,虽然打击的具体对象是被害人齐桂英,但不影响伤害他人故意的成立,且刘传友击打齐桂英致其死亡,其行为符合故意伤害罪的构成要件特征,依法构成故意伤害罪。刘传友及其辩护人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张  俊

  审  判  员  符仲云

  代理审判员  张进春

  二0一三年四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安  翔

  附本案适用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