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天地 >> 文苑
我的法院缘
作者:来安县人民法院 刘开淼 编辑:贾曼丽   发布时间:2017-8-30 15:50:32    阅读次数:
 

  上大二的时候,我无意走进一位相处较好的师兄寝室,发现师兄的案头摆着一摞法律书籍,而师兄正在埋头苦读一本“国际法”,我怀着好奇的心问师兄:“我们不是法律专业,你怎么看这么专业的法律书籍?”师兄告诉我,现在所学的农业专业,并不符合自己的职业规划,所以在校时自学法律,等本科毕业后,可以直接考律师,从事法律职业。

  听完师兄的一席话,我陷入了沉思:待两年毕业后,我真的要从事农业行业吗?我完全可以在剩余的两年大学生活中,自学法律成为一名法律工作者。大学生的头脑是灵活的,同时也是执着的,第二天相关法律书籍同样也摆上我的案头。在繁重的农学专业学习的间隙,我仔细阅读《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学专业课程。时间过得很快,两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当我拿着“派遣证”回县农委报道后,县农委并没因为我是大学生党员、优秀学干、自学法律而特殊对待,依然把我分到农委下属的基层岗位。对于刚刚走出象牙塔的“时代骄子”,我心里的落差很大,真正应验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这句话。但我并没有放弃法律的梦想,一边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边仍然自学法律,同时我相信: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一九九七年十月,我到县城办事,从法院大门口路过,看到法院门口张贴一张大红招干公告,出于好奇我挤进人群,详细阅读了公告内容,我认为我的机遇来了,同时进行了有针对的复习。我暗下决心:这是我与法院结缘的好机会,我一定要积极备战,争取实现我从事法律职业的梦想。在经过笔试、体检、面试、体能等一系列考试、考核后,九八年四月,我被招录入法院,成为法院的一员。

  刚进法院的我是兴奋的,也是羡慕的:我羡慕在审判席上威严的法官,羡慕庭审中忙碌的书记员,羡慕押解人犯的法警。半个月后,我被安排到了法庭做代理书记员。第一次到当事人家送达,填写送达回证时,我的手甚至在颤抖,如此神圣的任务居然由我亲手来完成;第一次做在审判席旁担任法庭记录,我体会到了法庭的庄严,使得我更加敬畏法律,也坚定了我将法院这条路走下去的信心。随着经历的庭审次数增多,我这“半路出家”学到的法律知识已明显不足。2002-2005年,我通过成人高考,在安徽师范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函授系统地学习法律,此后的我,犹如醍醐灌顶,此前好多晦涩的法条豁然开朗。在刻苦钻研了法律两年后,顺利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真正成为了一名拥有法律职业资格的专业人士。

  2008年,我开始独自办理执行案件。虽然,此时的我感觉是神圣的,但毕竟书本上的东西与实际办案还是有很大的距离,由于缺乏经验,案件的结案率和执行到位率不是很高。于是,我跟着资深法官偷偷学艺,学习他们的谈话方式、沟通技巧、分析案件成因、处置资产方式,逐步地揣摩、静心地分析,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我的工作效率明显地提高了。随着案件数的增多、工作量的加大、新类型案件的增加,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再加上当事人的缠访、抵触、无理取闹,我内心产生了动摇。我拼死拼活的付出,一个月的收入还赶不上律师一个案件的酬劳,我真的值得吗?但心里另一个声音也同时响起:目前的工作难道不是你当初的追求吗?一个法律职业人的追求难道仅仅局限于收入吗?全国那么多优秀法官的先进事迹难道对我没有一点点触动吗?单位里那么多资深法官不也还在默默耕耘吗?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思考,我终于有了答案——留在法院,努力工作,尽心尽力办好每一个案件;哪怕是不办案件,我也要为他们做好保障。

  这,就是我的法院缘。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