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媒体聚焦安徽法院
阜南吕氏兄弟黑社会组织覆灭 头目终审获刑20年
作者:韩震震   发布时间:2018/10/19 10:14:54    阅读次数:
 

  靠着好勇斗狠,2006年起,吕氏三兄弟通过数次火并,确立了在阜南赌博业的强势地位,一个以他们为首的黑社会团伙逐渐形成。故意伤害、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开设赌场……10年间,吕氏兄弟的赌场开遍阜南大半乡镇,成为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经济社会发展的一颗毒瘤,不少人被他们诱进赌场,输得倾家荡产,众多受害人敢怒不敢言。

  2014年,阜南警方在侦办一起涉赌案件时,发现了吕氏团伙的踪迹,而随着调查的深入,发现该团伙涉及案件越来越多,并有涉黑性质。2016年3月6日,安徽省、阜阳市、阜南县三级公安机关成立联合专案组,开展案件侦查,该案也被公安部挂牌督办。历时1年多,警方先后抓获涉案嫌疑人30名。2018年9月28日,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终审判决,吕氏兄弟及团伙成员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赌博业“黑吃黑”,数次火并确立强势地位

  “2006年,我们曾经打掉一个跟赌博相关的涉黑团伙。吕氏三兄弟最初是参赌,后来开赌场,10年间因为各种违法犯罪,也被警方多次打击处理,但他们涉黑的线索,我们是在2014年发现的。”近日,在接受人民网安徽频道记者采访时,侦办该案的“306”专案组民警介绍说。

  民警介绍,吕氏三兄弟分别为吕剑、吕咏、吕剑虹,其中吕剑今年49岁,好勇斗狠,吕咏、吕剑虹曾分别因为寻衅滋事、强迫交易犯罪被判处刑罚。2005年,吕剑虹纠集多人持枪与他人斗殴,在社会上打出名声。三兄弟身边也先后聚集了十余名刑满释放及社会闲散人员。

  法院判决书显示,自2006年开始,吕剑、吕咏、吕剑虹先后带领所跟随人员开设赌场,并以兄弟亲情为纽带,相互支持,相互帮衬,相互融合,逐渐积累经济实力。在开设赌场过程中,三兄弟又通过发放高额工资、允许在赌场放高利贷、卖烟、免除高利贷等手段,先后吸纳多名团伙成员。

  在此期间,为了打压赌场竞争对手,吕氏三兄弟先后带人与谢丙强、张某等人斗殴,确立了在阜南县非法赌业中的强势地位。

  “谢丙强、张某以前在阜南开赌场开得比较大,后来经过火并,谢丙强成为吕氏三兄弟的马仔,张某离开了阜南。后来张某在外地开赌场又被抓了。”民警介绍,一个以吕剑为组织者,吕咏、吕剑虹为领导者,人数较多、层次分明、较为稳定的组织逐渐形成。吕氏三兄弟根据组织成员作用大小分配利益,组织中形成了“大哥有事,小弟帮忙”“遭到训斥、打骂只能服从”等不成文的约规、纪律,他们树立了领导权威,组织实力也不断壮大。

  诱惑他人参赌,富商输光家产被逼冬天“冲冷水澡”

  判决书显示,该犯罪组织通过长期有组织地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攫取了巨额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经济实力。

  其中,仅在2006年3、4月份至2007年夏,吕剑、吕剑虹伙同他人陆续在阜南赵集镇、田集镇、苗集镇、段郢乡、方集镇、地城镇、鹿城镇以及临泉县吕寨镇多次开设赌场,累计参赌人数达6000多人次,赌场抽头渔利就达1600多万元。

  为维持组织运行,维护组织利益,笼络组织成员,吕氏三兄弟使用部分非法所得,给参与开设赌场的组织成员和雇佣人员发放高额工资,提供餐饮;给受伤的组织成员支付医药费;购买刀、毛巾等作案工具,实施聚众斗殴;给参赌人员发放出场费、车费,提供赌资、餐饮,吸引参赌人员;多次给予公安机关协警苗士武贿赂,寻求保护,使所经营赌场逃避公安机关查禁;免除被吕咏砍伤的胡占云的赌债,赔偿被害人损失,以逃避法律处罚。

  阜阳市人民检察院一位办案检察官介绍,为了获取高额利益,该团伙会设法引诱当地有钱人参赌:“不赌无所谓,只要到赌场去,就给出场费。有一个高某,家境比较殷实,前三次都没参赌,但每次都给500元钱,第四次酒喝多了,没有控制住,参赌没多久就欠下一屁股债。”

  程某,此前因做工程积累下不菲身家,2011年,其被邀约到吕咏的赌场参赌,有时一天要输掉二三十万,最终欠下吕咏高利贷。2012年1月26日24时许,吕咏指使他人将程某带至阜南县一浴池。在非法拘禁期间,吕咏不但殴打程某,还指使手下给程某冲冷水澡,并将他的衣物扣起来,逼迫其偿还高利贷。次日凌晨5时许,程某乘人不备,着浴装从二楼窗户跳楼逃离。

  为非作恶成当地“毒瘤”,三兄弟最低获刑18年

  至2015年,吕氏三兄弟在长期开设赌场的同时,先后实施了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多起违法犯罪行为,为非作恶,欺压群众。

  “该团伙长期盘踞,全县28个乡镇,他们在其中15个设立赌场。为了排挤竞争对手,攫取经济利益,他们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赌博、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活动。而同时,参赌人员输光后,也会引发盗窃等违法犯罪。”阜阳市扫黑办相关负责人介绍,阜南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以吕氏三兄弟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生活秩序,败坏了社会风气,成为当地的一颗“毒瘤”。

  2015年11月2日,在先后侦查一年时间后,警方开始了抓捕行动,当天吕剑及其他7名团伙成员落网。2016年2月12日,吕咏被警方刑事拘留。2016年4月6日,吕剑虹被警方刑事拘留。2017年2月17日,该团伙最后一名嫌疑人赵春宇被公安机关抓获。

  2017年4月,由阜南县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吕剑等30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开设赌场、寻衅滋事、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容留他人吸毒等多项罪名的重大涉黑案件,在阜南县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2017年12月,阜南县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一审宣判后,原审被告人吕剑、吕咏、吕剑虹等26人不服判决提出上诉。此后,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

  据悉,各上诉人行为是否构成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是庭审主要焦点。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结合审理查明的事实、证据,综合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危害性特征等,认为以吕剑等人为首的犯罪组织符合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特征,应当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

  经终审判决,吕剑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100万元、罚金301万元。吕咏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80万元、罚金200.5万;吕剑虹犯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开设赌场罪、故意伤害罪,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60万元、罚金200万元。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2018年10月18日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