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官风采
胡勤胜:“让老上访在我这里止步”
作者:张树光 编辑:李德友   发布时间:2018/5/17 14:57:14    阅读次数:
 

  信访接待室是人民法院的窗口,每天都会有形形色色的人来投诉、信访,也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被申诉、举报。在这些来访人群中,有遵纪守法、通情达理且确实存在冤情的,也有不讲法律、蛮横无理还胡搅蛮缠的。要把这些问题都解决好并非易事,舒城县人民法院信访办主任胡勤胜就是这样一个行家里手。他能让来访者的合理诉求得到满足,他通过辨法析理让怒气冲冲者渐渐心平气和、接受事实。几十年的老上访、老缠访都在他的接待室止步了;一堆堆纷乱如麻的事情被他梳理得井井有条,是非曲直在他这里得到澄清。

  “合理的要求在我这里受到尊重”

  “胡主任一点架子都没有,人家是法官,是主任,我们有一点点小事都去找他,可他从没有嫌烦。”在信访群众眼里,胡勤胜是他们的真诚朋友。这位法官和他办理过的“一点点小事”,都让人民群众记在了心里。

  一天早晨,胡勤胜刚到办公室,一位50岁妇女一脸忧郁、有气无力地走进来,浑身散架似的跌坐在椅子上。看到这幅模样,胡勤胜急了:“怎么了?有事你说啊!”在胡勤胜的细细询问之下,中年妇女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该中年妇女姓王,她的儿子刘某患有抑郁症,因为生活中的一些琐事想不开,一时冲动,跳入某公园河中自杀身亡,家里留下了患病的儿媳妇和年幼的孙子,一家人生活难以为继。刘某自杀后,他的亲属起诉公园要求承担赔偿责任,公园管理人坚持认为已经尽到了管理责任,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主审法官多次找双方调解,但始终无果,公园管理人坚持“不赔偿一分钱”。法官通知王某,如果不能达成调解协议,只能“判决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了。

  “我家儿媳妇身体不好,小孙子又在上学,这日子没法过了”“你别难过,请相信我,我给你想想办法”。胡勤胜说着急忙和主审法官取得了联系。法官说“事实是公园管理人确实已经尽到了管理义务,责任在于刘某自己。”胡勤胜知道,法官判决肯定没错,但判了之后这个受伤的家庭如何承受得起呢?后胡勤胜反复多次与公园管理人沟通,最终公园管理人同意补偿受害人家属10000元。胡勤胜的努力让王某的燃眉之急得到化解,精神得到抚慰。王某非常感动,逢人便说“法院那个胡主任是个好人!”

  胡勤胜常说“信访是社会和谐‘测量计’,法院信访工作也是架起党群干群关系的连心桥”。为了让群众能充分表达合理诉求,加强信访工作的针对性和实效性,他创新工作思路,在舒城县法院建立信访联络员机制、信访案件施行立案登记制、信访案件复核制和档案化管理制。他积极与党委政府搭建信访维稳对接机制,努力打造“一站式接待、一揽子解决”的接访模式。尤其是在全国“两会”和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他拟制了《关于“两会”期间处置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和《关于“十九大”期间信访维稳应急预案》,每天施行“零报告制度”,确保了在全国重大敏感会议期间,无一起进京访赴省访情况发生。

  “怒气冲冲者在我这里心平气和”

  一次,一位中年男子怒气冲冲地跑到胡勤胜办公室,把判决书往桌子上一扔,骂道:“什么判决书啊?把人家胡说的话都写上了!”

  胡勤胜接过判决书劝道:“怎么了?有事好好说!”“你看上面写的都是什么!”来人用手指在桌上敲的“噔噔”响。胡勤胜迅速地翻阅着判决书,看完后觉得判决合法合理,便问来人:“你的诉讼请求大部分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你认为哪里不对?”“被告瞎讲的话判决书怎么也写上了?”“判决书就要要把你们双方要讲的都写上,并运用事实、法律进行分析判断,进而作出裁判,这才客观中立嘛!只写一方的,那叫啥判决?那岂不是偏袒一方,程序违法?你看判决判的主文对就行了,不能连判决书都没有看清楚就乱喊乱骂!”

  来人被胡勤胜的一番话击中要害,立刻心平气和,脸上泛出歉意表情。原来他与别人合伙做生意,几番往来产生纠纷。对方在借条上耍了小聪明,但判决没有支持对方的请求。他在庭审过程中听到对方的狡辩怒气冲冲,今天,他又看到判决书上把对方狡辩内容写在上面,就直接跑来找胡勤胜发泄怨气。经过胡勤胜的一番开导,他的怒火瞬间熄灭,怀揣判决书冷静地离开了法院。

  胡勤胜始终以满腔热情投入工作,他每天都要直接面对来访当事人,但他任劳任怨,毫无怨言。在办理信访工作中,他总是耐心、热心、细心接待每一位来信来访当事人。无论是初访、重复访,还是缠访,甚至是闹访,他总是热情地迎上一副笑脸、端上一杯茶水、递上一把椅子,以无声的语言来感动来访人,减少来访人怨气;他总能耐心聆听诉求,释法明理,好言规劝,良言一句三冬暖,化解来访人心结;他细心收取来访人材料,填写来访人信息,按照“一案一接访、一案一方案、一案一化解、一案一卷宗”

  纳入档案化管理。工作中,他时常组织律师参与信访案件评查,寻找信访缘由,发现案件瑕疵或错误,及时补正或纠正,做到防患于未然;他还时常对影响社会稳定因素进行横向到边、纵向到底摸排,做到防微杜渐、未雨绸缪。

  “老上访在我这里止步!”

  施某因生意往来与赵某发生纠纷,施某起诉赵某,要求偿还借款45万元,申请查封赵某的房屋及车辆并提供担保。法院根据施某的申请查封了赵某的房屋及车辆,后法院判决支持了施某的诉讼请求。法院在拍卖房屋的过程中,赵某提出执行异议,认为原判决事实不清,拍卖程序违法,并据此到处上访,甚至扬言要求国家赔偿。

  胡勤胜接手案件后,告诉赵某:“你的事情现在由我负责,以后有什么诉求就直接找我,不要再上访了!”为了彻底摸清案情,胡勤胜先后多次找主审法官、执行法官了解情况。胡勤胜对赵某劝解道:“你曾经向法院执行局提交执行异议申请,认为原生效判决认定事实错误。当时,执行法官也曾告诉过你,认为判决错误要求纠正的,可申请再审,但之后你没有向法院提交再审申请或申诉状。判决生效进入执行程序后,拍卖时你向执行法官出示再审案件立案通知和受理费收据,口头要求停止拍卖,但你要明白,你的行为并不是法定的中止拍卖的理由,所以法院不能停止执行。”

  一番话句句在理,赵某无言以对。胡勤胜本着一边化解,一边稳控的方法,稳步开展化解和稳控工作。他先后多次主动约谈赵某,耐心细致聆听他的诉求,了解意图,好言规劝,苦口婆心地对赵某明理释法,让赵某感受到司法权威;同时,沉下身子,深入群众,多次前往赵某住处,调查了解赵某的生活态度、家庭状况、对生活困窘的赵某向党委政府建议给予生活困难帮扶,让他们感受到司法的温暖。最终,这个跑遍中央、省、市、县各级领导机关,缠访近十年的老上访在胡勤胜的信访接待室止步了!

  苦心人天不负,2017年,舒城县法院全年信访案件45件,同比下降了30.7%。在胡勤胜的努力下,多起棘手的信访案件得到化解,所有积案均按照要求逐一化解和稳控,并装订成册逐级上报,全年无三级集体访案件发生,没有赴省进京信访信息。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