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新闻 >> 法官风采
孙春孺:经济大镇走出的“调解小将”
作者: 滁州市南谯区法院 程余梦丹 姜华 编辑:贾曼丽   发布时间:2017-8-9 15:04:29    阅读次数:
 

  孙春孺,滁州市南谯区人民法院乌衣法庭副庭长,32岁。在乌衣镇,很多人都知道这个高高壮壮、东北口音的年轻法官是办案能手,经过他手的案件大多案结事了、胜败皆服。他长期坚持在基层法庭的平凡岗位上,用“公心、真心、耐心、细心”成功地调解了一起又一起复杂案件,2016年审结案件228件,民商事案件结案数全院第一。今年1-6月结案82件,调撤率65%,位居全院前列,所审结案件无一错案、无一上访,成为基层法官中的调解小将,真正做到了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解决在基层。

  “话是开心锁”

  乌衣镇是南谯区的经济大镇,所受案件大多为房地产合同、民间借贷等经济纠纷和赡养、离婚等家事、邻里纠纷,受案数多年居高不下、案件标的额不断攀升。面对案多人少、案情复杂的实际困难,身为基层法庭副庭长,孙春孺结合公主实际,探索出了一套独有的工作方法,既在办案中找准案件争议焦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平衡点,法理与情理的融合点和案结事了人和的终点等“四个切入点”,打好情感与与法律“两手牌”。

  孙春孺常说,“话是开心锁”。在案件处理过程中,他积极为当事人搭建情感释放场所,通过庭前拉家常、切身说法等办法,减少对方陌生感,增加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感和亲切感,同时结合自身法律素养和办案经验,为双方当事人寻求价值平衡点,找出适合具体个案的解决方向,为案件调解打下良好基础。相对于判决,调解往往需要付出几倍的时间与精力,但在孙春孺看来,调解最有利于实现司法圆满解决纠纷的作用。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上访”

  法理之外,还有人情,法官的作用,就是找到每个案件中法理和人情的平衡点,,这是孙春孺常说的话。

  今年上半年,孙春孺受理一起赡养费案件。家住乌衣镇的一位老太辛苦抚养二子一女长大,人到晚年,却要承受子女不孝、不愿赡养的结果,老太太一怒之下,将两个儿子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决二子给付赡养费。

  受案后,孙春孺深感老人渴望子女关爱的强烈愿望,一纸判决根本无法解决问题,只有化解矛盾,促使母子重归于好、亲情融洽才是关键。在案件审理期间,老人的儿媳和女儿又因赡养费发生冲突,儿媳因此被公安拘留,母子关系更加僵化。为此,孙春孺多次找到老人沟通交流,了解到老人虽然对子女心凉,但十分心疼孙女、相信孙女,他决定从老人和孙女的深厚感情入手,通过思想工作老人同意其由孙女照料,子女们因此痛快拿出了赡养费,被拘留的儿媳也被放了出来,老人和子女心里的疙瘩终于被解开。该案的成功调解,不仅依法维护了老年人的权利,还缓和了家庭矛盾,取得了良好社会效果。

  孙春孺认为,基层法官,很多时候处理的都是乡亲间的小事,而正是这些小事,处理不慎便会小事变大。我们要做的,是在了解当事人主观意愿的基础上,努力化解纠纷,真正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上访”。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这是孙春孺的口头禅。在他看来,审理案件要如抽丝剥茧般追根溯源,让裁判最大限度地符合客观事实。法官在庭审中必须要持有鲜明的法律意见,坚持底线、方向,保持航道。

  今年上半年,孙春孺收到这样一份诉状:起诉书格式正确,措辞强硬,但文风稚嫩,既不像律师们的规范标准,也不像村里人的简单质朴。在和当事人见面后,他才知道原告是南京著名高校毕业的大学生,因为二手房交易,和被告产生纠纷。原告认为房内的家具属于附带设施,请求法院判决被告归还房内家具。这次见面,孙春孺明显感觉到这位大学生对自己“泥腿法官”的不信任和不服气,在庭前调解中,也颇受阻挠。孙春孺决定放弃调解,直接开庭。庭审中,他严格按照审判流程,保证原、被告双方行使诉权,主动控场,引领庭审有序进行。

  一场庭审下来,大学生对孙春孺的职业能力深深服气,并庭审中发现了自己证据材料的薄弱。小伙子收敛了对抗情绪,并且有点慌了。与此同时,孙春孺把握住庭审中发现的被告曾向原告“要回”家具的聊天记录,用逻辑推理导出被告曾默认将家具赠与原告的事实,让被告也意识到自己的细节疏忽。庭后,孙春孺再次展开调解,用“背对背”的方式,利用当事人存在的错误和薄弱点,说服双方,最终,被告当庭给付了赔偿金,矛盾化解,双方关系缓和。

  在基层法庭工作这两年,孙春孺更加注重在办案过程中把准当事人的“脉”,了解他们真实的心理预期,不仅用用扎实的业务水平和法官素养,解决案件中存在的法律问题,更能够用情感疏通当事人间的关系,把案件蕴含的情理讲透,既解“法结”又解心结。

  从书记员到审判员,从研究室、行政庭、民一庭、沙河法庭到乌衣法庭副庭长,进院7年,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已塞满了孙春孺的抽屉。孙春孺说:有时看起来打得不可开交的官司,有可能只是当事人之间“气官司”,仍然有调解成功的可能,虽然很多案件调解要比判决用的时间更多,下的功夫更大,但是却是真正案结事了,对促进社会稳定意义更大。虽然现在每天很忙,案件很多,但在办案过程中,每处理好一个矛盾,接到一个感谢的电话,也有很大的成就感,也更多感受到了作为一名法官的荣耀。”

  


网站声明关于我们投稿信箱联系我们